登录/注册 晚霞网首页
欢迎来到绿叶草根的空间。
加为好友 X
加入理由:
加为好友 X
您的邀请已 发送!请等待对方确认!
他目前共有245篇文学作品
康庄大道2012-01-17阅读(581)

电影文学剧本

康庄大道

 

绿叶草根

 

上集

 

一九八二年一月川湘边

 

 川湘边界。武陵山脉。围绕银水坝农工商联合公司的创建与发展,乡间人们的生活观和爱情关,都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考验,副支书,大姨伯,你这回也做得太过份了!本来嘛,娘疼女,女疼娘,你是真心为鲜花好。确实,进城去,干工作,不要沾泥巴,躲得日头躲得雨,好是好,不过,鲜花想的也不错,别人找的前途不香,别人喂的蜂蜜不甜。吴水平说得入情入理,龙昌文不得不频频点头,但他没有做声,香烟一支又一支地抽着。草木葱郁、鲜花盛开的武陵山。小柱、鲜花并肩漫步在山坡上,手上各捧着一把鲜花;31 抽水机不停地轰鸣。杂交水稻的父本、母本都散发出稻花的芳香。人们用长长的钢丝在给水稻授粉;李家庄生产队青年社员、共青团员李小柱,高中毕业以后,回乡务农,刻苦学习农田技术和农业科学,成了人人称赞的土专家。今年他和种莲专业组一起承包黄莲,每人除交队三百元外,还自得二千多元。他和另外几个青年一道,试制成功银耳菌种,每人收入五千元,县区商业部门发给他们奖金每人五百元。这个队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才不过一年,却出了十个万元户’……”“你们队今年搞的就是专业化与包干到户相结合,是一条成功的道路。今后,农业用工少了,还要拿更多的人力利用农闲时间去搞各种种植业、养禽业,二鸭客一家人既承包农业,又承包副业,劳力强,都派上了用场,一举而成全县第一富户,县里决定让他参加全地区的治穷致富比赛大会。这个责任制有的是前途!田支书:今天是个大喜日子,水平是媒婆,老刘是证婚人。小柱虽然缺席,也不要紧,他和鲜花两个早把心互相交换了。副支书和队长长期共事,以前有过矛盾,这是我们生活中的正常现象。来,我们学学大世面的派头,为责任制给我们农民带来了幸福,为三中全会给我们带来了光明,同时,也为我们生产队的龙、李二家永结秦晋之好,干杯!二鸭客舌头才转过弯来,上级党给我赏脸,要我到这么大的台子上发言。其实,咳!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劳。是党的政策,才使我们李家庄出了十个万元户。我家不过劳力多一点,养个两百来鸭子,参加了土专家李小柱的莲场和银耳菌种的培植,承包了几亩良种田,加上猪啊,鸡啊,烤菸啊,杂七杂八,多收入了几块钱,算不得啥子。我家十口人,人平才两千块,人家李清明队长家才五个人,收入一万五,我还差得远哩!光是几家人富还不行,我们只是开个头,家好不宁队好,队好不宁社好,社好不宁国好。要全国都富起来,我们这个大国家,在全世界讲话就更加硬气了!”“我们的农工商联合公司,目前已有万元户及愿意集股的社员三十多户报名参加,预计集资十万多元,将经营农业、种莲、养猪、铁工、铧匠、银耳种植、加工、供销等十几个项目,预算全年可盈利一百万块,我们这个公司就成了百万富翁,这些收入,一半用于扩大再生产,另一半按公司成员集资投劳的比例用于分配。我们企业内部,将全部成为万元或双万户。除了按法律给国家纳税,我们还可以抽出一部分资金用来改善我们当地的交通状况,为当地群众兴办一部分福利事业。正如插曲《康庄大道宽又长》歌声所唱的:康庄大道宽又长,黄莲银花丰收粮。天南海北气势旺,三中全会红旗扬。康庄大道宽又长,山窝飞出金凤凰。山山水水换新颜,男女老少喜欲狂。康庄大道宽又长,四通八达向天堂。人民命运人民掌,人民幸福万年长。"——大家共同奔向康庄大道。很有时代特色的影视剧本。

 

序幕

川湘边界。武陵山脉。翠耸重霄,绿遍山野。桃李花开,掩映公路。

镀有“濯水坝农工商联合公司”金字的一辆汽车、两台拖拉机,隆隆地驶向濯水坝。公路蜿蜒曲折,忽然坝口开豁,一条大道展现在眼前,道路又宽又长,在道路中间,跳出片名,闪出演职员表。

 

 

第一章

1

带火的烟圈,一圈接一圈袅袅上升,满屋子的烟雾。

烟圈下,红光忽闪忽闪的,四十来岁的土家族队长李清明,拿着旱烟管,巴达巴达地吸着。忽然,他猛地一磕烟锅,旋身站起。正要朝外走,又犹豫着退回来。如此反复数次。一个人推门进来:“哟,队长,吞云吐雾,炼邪法呀!”

队长苦笑了一下,递过烟袋:“来,坐一牌,我炼邪法无路,你传正法吧。”来人哈哈大笑起来,接过烟袋,掏出细烟丝,熟练地卷着就吸:“你没有邪法,我也不会正法,靠大家才有办法。”

“鸭客哥”,队长又苦笑了一下,“你倒是一个‘万年宽’,不晓得兄弟我的苦情。现时上级叫搞责任制,我也想马上干,就是龙昌文不赞成,他上是大队副支书,下是生活队会计,他不点头,就是一道岩门坎堵倒,这水就流不过去。”他两手一摊,万般无奈地。

“田支书的看法呢?”来人是苗族社员,人称“二鸭客”。

“和我差不多,好点的话,也好不到半个钱,前怕龙,后怕虎,还不是怕龙昌文那个滑头抓小辫子,抓的回数不少了,你是晓得的。”

“人正不怕影子斜”,鸭客说,“再说,邪不胜正。讲了好多年民主办社,民主办队,你们其实只见开支票,没见兑现钱。口讲依靠群众,凡事却由他副支书嘴巴一动。依我看哪,哪有挡得住水的石头?龙昌文一个人能有多大本事?他怕的是一个‘包’字,一‘包’起来,他就吃不到冤枉,占不到便宜了嘛!他今天赶场买个‘千斤’,明天到亲戚家回来报个‘开会’,嘴巴一张就是工分,晚上还有算账工分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手没沾泥,一个人能做四百多个劳动日,那一手邪法,那一个好口子,他怎么舍得丢喃!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赞成责任制,承包到户。你想想,你我年年当积极,当模范,生产队办好没有?‘姜不舂不辣,家不分不发’,生产队这个大家呀,是得一个分担一分责任才好。清明,你要清要明哟!”

 

2

“清明,你要清要明哟!”龙昌文与队长站在十字路口,龙昌文的口气颇具说教色彩,“你想,包产到户,和分田单干有什么区别,那是走资本主义回头路!我听党的,你听我的,保险没错!”随即胸口一拍,“不信,你等到瞧,搞一年包产,出两极分化。”他竭力显出自己是一个老练的苗族基层干部。

队长说:“以前极左思想指导,你步步紧跟,我往上一对,锄把还是对倒锄头的!可你现在讲的这个,就半点也不象是听党的了。我不会永远把头搁在你脖子上的。昨晚上我看了《支部生活》上面讲得清清楚楚,土地还是集体的,这怎么叫单干呢?”

龙昌文说:“你不要抓住皮毛,要看到实质,‘实质’,你懂不懂‘实质’!中央文件不是说要分三类地区,分别不同情况搞责任制嘛!你晓得我们这里算几类地区,具体应怎样包法?‘具体’,你注意到这两个字没有?”

“责任制是大方向,搞了不会错。上面讲了嘛!边实行边完善嘛!哪个一开头就搞得十全十美呢?”

“就算你说得对吧!包就包!莫必我龙昌文还怕?”他眨巴眨巴小眼睛,“清明,你能不能支持我当专业化会计?”

“那有什么?你不要疑神疑鬼的。那回扯专业化会计的事,公社党委书记老刘顺便提到叫小柱锻炼锻炼,你就起了疑心?那是准备叫他带人去办一个黄莲种植场,上武陵山,与专业化会计有什么相干?专业化会计的事,主要是由大队干部来定,这个你还能假装不知道?莫做那个‘土狗子心——泥性(疑心)重’。”

“呵,我是——讲的——有点,有点——离谱!”

3

不是有点离谱,而是离得太多了!“

在大队办公室,公社党委书记老刘严肃地对龙昌文说:“同志(这两个字的音很重),你不要故弄玄虚了,直到现在责任制都还落实不下去,明年生产还要坚持‘大窝蜂’是不是?中央肯定了凤阳经验,你还不想学习?你是共产党员,你必须服从党的组织,不要再讲一些与党离心离德的话。全国八亿农民都拥护责任制,莫必只有你不拥护?”

龙昌文死得快,活得快:“书记一席话,说到我心腹上了,我一定要改正错误,提高认识,和群众一起,搞好联产计酬。不过,书记,我们大队这专业化会计的事几时定?”

“先落实好责任制再说。”

 

4

火堆。火光熊熊,火星四溅。

生产队社员大会上,队长还在作动员:“想好了要出声才行,鸡都要叫了!‘粮经两条线,水旱两分开’,大家都讲‘好’,就是没得人包经济,一人一年才要交队三百块,你怕是上刀尖山?我占一个,我家小柱占一个,我不信我们李家庄就只出粮食出不了钱?今年我们队的烤菸不是收入大几千嘛!不过,包经济的光我俩爷崽,还不够,还要大家‘搂神’。”

无人应声。

火光映着三十八岁的龙用坤憨厚的脸,这个苗族社员的嘴角歙动了一下,但终于没有发出声来。

只有二鸭客站出来说:“我们全家五个劳力,拿一半人办田,两个半包经济。”

人们哄笑了一阵。接着,会场又是一阵沉默。

龙昌文打破了沉默:“算了!没有人敢包,就拈龟!”

一些人随声附和:“要得,要得,好汉龟上死!”

龙用坤猛地站起来:“要不得,拈不得,你们有手艺的拈得了还有窍门找,我们拈得经济,只怕猴子生蛋马生角才抓得到钱。不怕生产队出了底金,叫我们种烤菸,种黄莲,到煞果,不倒找婆婆四两姜才怪!我看,不要拿我们‘包包手’作践啰!”

会场再一次沉默。

龙昌文的女儿鲜花忽然站了起来,她的眼光恰好与她爹的眼光相碰,她怯怯地避过爹的眼光,转过眼,恰好与小柱的眼光相碰,那是一双热情的期待的目光。她从小柱那眼光中得到了力量:“我报名包经济,我和我妈,共两个。”

龙用坤惶惑了,感动了,站起来了。

 

5

“拈得经济?!你这头笨牛!你不拈龟,人家砍你的手手啊!?”龙用坤的妻子吴水平,亚赛当年河东狮吼,破响篙似的声音咄咄逼人,震得床前的煤油灯火苗直打闪,“你想啰!这煤油钱还是我卖鸡蛋才打得的,你都是抓钱的手?‘癞克宝’想吃天鹅肉啊!一屋大小,衣服裤子扯得象马笼头,你怎么没得本事给我们娘儿母子添一层?”这对苗族夫妇是女的当家。

龙用坤慌了神,急忙申辩:“不是拈的龟,我自己报的名。”他的脸涨得通红。

“嗬!哪个菩萨哪个鬼找到你了?背鼓上门——自讨打的嘛!”妻子的气不打一头出,“二天交不出钱,拿不到工分,分不到粮,看你喝西北风去!你喝得,我们几娘母还喝不得咧!”

“人家鲜花都报了名的。”

“人家包的是什么?”

“油桐林。”

“对了!说你是笨牛,硬确实是笨牛。人家包桐林,不用管,龙昌文将后来一句话,笔上一发岔,工分还是一大包,我们拼个死,还不晓得怎么个煞果。”

“不,不怕的!我们可以种烤菸,生产队出一百块底金……”

“你这木包脑壳,你几时种过烤菸?”

“可以学嘛!”

“犁田打耙直门头你搞得来,包几亩田、土,有哪点不好?偏要种菸,种你的死!你去种嘛,你去种嘛,现在就去种!”龙用坤再也不敢出声,开门跑出去了。

吴水平还在自顾自地自哭自嚎:“我命丑,我命薄,跟你一辈子没得一天好……”

 

6

一支又一支烟头,扔进了烟灰缸。

“鲜花,去给我买包好烟来。”龙昌文一边说,一边打着呵欠。

“什么好烟?”

“不是常买的‘杜仲’、‘芦笙’、‘来凤’吗?”

女儿出去了。龙昌文不无得意的面孔,象一尊弥勒佛象。

龙昌文的画文意:“鲜花只要答应舅舅家提的婚事,招工招干,随便有份。我往后这‘来凤’怕也不爱抽咧!要抽‘大前门’、‘长城’啰!”

一闪念后,脸又阴沉下来。

妻子吴先珍沏好茶送来:“昌文,你怎么心里四季都象有块大石板?”这位苗族妇女,可不象吴水平泼辣。

龙昌文摆摆手:“小问题,小问题。你们包经济都不怕,我也包上了。只要瓢瓜运好,卖几头猪就有票子数了。油桐林嘛!合同上是写的要铲,那合同又哪压得倒我龙昌文?年终还是我说了算,干拣一‘包’!就是那个专业化会计还没有定,我愁的是那个。”

 

7

晨曦。朝阳透过亮槅,射到吴水平身上。吴水平抚摸着十二岁女儿小芳的头:“你和小猫快点煮早饭,吃了好去上学,莫迟到噢,我各人回来喂猪。”

小猫:“妈,你呢?你要到哪里去?”

小芳:“你不晓得?爹昨夜不是出去了?”

小猫:“妈!是你把爹骂走的。”

吴水平扯起补疤青布围腰,擦了擦眼睛。

 

8

吴水平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村前大道上。

画外意:“他那么老实,载得住我排日排天吼他骂他?在我温存体贴的时候,他有说有笑,家里再困难,也少不了欢乐。我为什么这样傻?我自己才是笨牛咧!我不该啊,我不该!用坤到哪里去了呢?”

幻觉:龙用坤捧着一捧良种谷:“水平,这是我们自己配成的‘算优’,县农业局长都夸我们的种子纯咧,饱壮咧,往天你不相信,这回‘癞克宝’吃到天鹅肉了吧?!当农民不会种田,还算什么农民呢?”

她歉疚地笑了起来。

“水平,你到这大路上来又哭又笑的,癫了不是?”龙用坤给妻子抹了一把眼泪。

“你昨夜到哪里去了……我不该……我怕你出事情……”

“哎呀,昨晚我和种菸老手石文池谈了一夜,育菸秧全靠细备,今后我们要多回人家熟手请教,世上没有什么事不是试出来和学出来的。”

“吔!两口子老了还讲第二次恋爱?流的流泪,抹的抹脸。”龙用坤夫妇吓了一跳。

吴水平:“队长,你莫狗咬耗子,多管闲事,我们这是在商量学技术的事。”

队长:“那好嘛!我家小术从黄莲种植组短期抽出,学技术去了,以后种莲、种菸、种庄稼,什么育种、施肥,他都要定期给大家讲科学技术课,一定会满足你们的!”

龙用坤:“那你小柱的合同就不算数了啰!”

吴水平:“队长不是说了嘛,短期抽出,定期讲课,没学习,没讲课,他还不是同样去种黄莲吗?”

队长:“水平一说就对,就是这么的。”

“队长,真的实现了合同,人平千元钱就能达到吗?”

队长笑呵呵地说:“那还有假的!”

 

9

“完全是假的,吹牛!”龙昌文对妻子吼着,“李清明冲‘死壳子’,受到县委个别人表扬一下,就脑壳发胀,姓什么都不晓得了。坐到茅坑边,不晓得大粪臭。人家好多队都包干到户了,他和少数队还在搞什么‘两条线’、‘两分开’,以前,他尽到上面去吹我是拦路虎,现在谁是真正的拦路虎?黄莲场要拆,经济承包要取消。”

“粮食生产承包到户,经济副业承包到专人联组,这个符合上级的精神啊!”

“符合个屁!那都是李清明听了二鸭客那些精微人的掇弄,才想出的‘鬼头刀把’。好多队都包干到户了,你莫必没看到?”

“你一时一个变,以前你反对包,现在你又要一竿子刷到底,我都不晓得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?”

“笨蛋!现在,专业化会计我到手了。只是,油桐林包输了,谁铲得起,你铲得起?鲜花铲得起?我一铲都铲不起!你想啰,我的会计报酬就不少了,加上按人口承包田、土,今年全部制的‘算优’、‘优’,一斤换十,全家要收入万多斤粮,除了征购,吃得完用得完吗?

“万一队上的合同都实现了呢?你这样一拆多可惜!”

“你也信他们那一套?什么人平千元钱,镜子里头的东西,你去取来用吧!”

“你还是为大家多想想,看到底怎样办才更有利啊?”

“‘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’。老刘要争一个公社的名,急得了还不是他一个的;李清明要争一队的名,争得了,他就出够风头,上天了。他们替我龙昌文想想吗?”

“那专业化会计,不是公社、大队、生产队三级同意的,给你的,你一个想得就得吗?”

“你们妇人家鼠目寸光,这算什么?今年合同要兑硬的话,不是我家吃亏是哪家?”

吴先珍默默地提起潲桶,喂猪去了。

龙昌文怅然若失,狠命地一拍大腿:“一定要废掉合同!”

 

10

鲜花抱着笔记夹,和小柱并排在公路上行走。鲜花:“你讲的课我最爱听,照起一做,立马就灵,我家又承包了玉米,全部是杂交,还有一块制种地,都长得爱死人了!”

小柱:“我也不过是照本宣科,我自己做的还不多,而且今年承包了黄莲,要用好大一部分心思去弄它!”

“你们的黄莲苗生了吗?”

“生了,可齐班咧,哪天你去看看吧——”

“我——”鲜花又窘又臊地向前跑了。

 

11

吊牌,上书“李家庄农民科学技术夜校”。

小柱正在讲课,人们在“嚓嚓”地记着笔记。年老的不识字,就专注地听着。

小柱:“……杂交水稻的科学施肥法,一定要注意重施底肥,早施追肥。杂交秧苗栽插三天后,就发‘崽崽’,八天后立即追施氮肥,绝不能迟。施迟了,会使秧苗晚期徒长结籽很少,甚至只是空壳的‘崽崽’,影响产量。配制杂交水稻良种,一定要注重季节,严格掌握时间,目前要注意的是,稻秧栽插前要杀一次虫。下次,就给你们讲水稻病虫害的防治、杂交玉米的管理和配制良种的技术这三个内容,请父老乡亲们按时参加,有讲得不对的,不好的,请提意见。”

鲜花注视着小柱的每一个动作。

鲜花的画外音:“不怕舅舅当局长,他家那个万林硬是个癞克宝,麻头癞脸的,哪里比得上小柱?一个是小老虎,一个不过是小老鼠。好事多磨,好事难成啊,为什么我爹和他爹多年玩肚皮筋,这半年扯开了脸皮,就尽闹矛盾。命运之神啊,你那深沟大壑哪里不好安放,为什么偏偏横在我和小柱中间?

 

12

小柱刚宣布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,就请回家休息,祝你们晚安”,龙昌文就迫不及待地吆喝:“李家庄生产队的社员全部留下,要召开社员大会。”其他各队的人们陆续散去。

小柱:“没听我爹说

关于晚霞网| 服务条款| 广告服务| 商务合作| 客服中心| 我要纠错| 网站导航| 版权所有| 晚霞招聘| 友情链接| 分站合作

Copyright©2009-2013 wanxia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9103764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54486号 电信业务审批[2010]字第13号函

晚霞俱乐部——致力打造全国最大的中老年娱乐交友平台。QQ:1513933099(商务)/1679462285 (客服)

免责声明:本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晚霞网无关!不得发布非法、虚假、骚扰性、侮辱性、恐吓性、伤害性、破坏性、挑衅性、淫秽色情性等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