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/注册 晚霞网首页
欢迎来到王之之的空间。
加为好友 X
加入理由:
加为好友 X
您的邀请已 发送!请等待对方确认!
他目前共有159篇文学作品
泪洒珠江(小说)二2013-04-16阅读(1292)

    <接上>看来,这位张干事说话没有商量余地了,她怀着最后的一线希望,找到了人事局潘副局长。然而,这位副局长摆着官架子,好像有满腹牢骚无处发泄一样对她说:“大学本科生,算什么?现在的硕士、博士生,遍地都是!”

   “这样说,是人才多了?”刘静不解地问。

   “现在是“特色”社会,有钱(权)就有硕士、博士!这社会,打扫厕所都轮不到你本科啊!”潘副局长傲气地说。

   潘副局长这更冰冷的语言,再次刺痛着刘静的心,她只好拖着沉重的步子,跨出县人事局大门。

   当刘静往外走去时,潘局看到这位年轻美貌的大学生真要走,突然间,他的心就隐隐发痒起来。于是,他急忙跑到门外叫住了她。刘静返回到办公室后,他眼仔迷迷的对刘静说:“也并不是没有路可走,看你愿意不愿意走?”

   “什么路?”刘静奇怪地问。

   “下午六点,你到陕北酒店,再告诉你!”说完,潘局就开会去了。

   为了能够找到工作,下午六点正,刘静准时来到陕北酒店。这时,潘局已等待在那里。他带刘静来到一间包厢里,当刘静一跨入包厢,发现内面已备好一桌酒菜,她觉得非常跷蹊。不过,为了工作问题,她只好鼓起勇气,在潘局对面坐下来。

   这时,潘局斟了一杯54度的贵州茅台酒,给刘静递过去。然后,他自己也端起一杯酒说:“刘小姐,为你的工作,干杯!”

   刘静人生第一次,遇上这样的场面,与局长干杯,心里高兴又害怕,不知道如何是好?为了工作,只好随着应付了。于是,在潘局的诱惑下,她连续干了两杯,渐渐地,头开始昏起来了。

   潘局看到刘小姐昏沉沉了,他端起第三杯酒,走近刘小姐的身边说:“只要你听话,刘小姐的工作,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刘静在迷迷糊糊中听到潘局这么说,心里又奋起来。她一句话也不说,举杯就喝。当刘小姐喝完第三杯酒后,她就把头伏到桌子上。这时,潘局看到时机已到,立即走上去抱住刘小姐,急急动手解开刘小姐的裤子……

   在昏迷迷之中,刘静发觉自己的裤子被人解开,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于是,她马上清醒过来,用力推开潘局。可是,潘局就是懒着不走,好像粘贴上她的身上似的,用手乱抓着她的胸前。此刻,刘静忍受不了这种耻辱,重重的给了潘局一个巴掌,然后,指着潘局的脸大骂:“流氓!流氓!”

   这时,潘局看到刘静不给面子,就狠狠的威胁说:“连裤子也舍不得脱的人,能找到工作吗!”

   刘静看到潘局这么说,就更加气愤地说:“你们这些局长,没有一个是好的!”说着,她连头也不回地走出包厢。

   潘局望着刘小姐走出去的背影,像泼妇一样,怒气冲冲地骂道:“你算什么?与老子上床的,你又不是第一个。求我安排工作的,有那个不与我上床。告诉你,不与我上床,你就别想在我的地盘当老师。”

   回到家,刘静心烦意乱。四年本科毕业生,家里又花费了这么多钱,负债累累,难道是为了买这张空文凭吗?第二天,她一人重新回到四年前,当过民办教师的村办小学求情,要求恢复老师的工作。可是,小学教师位子全部满额了。她考取大学后,那民办老师位置,已经被一位高中生接替了。走时,校长不露声色的告诉她:“现在的事情,你说满就满,你说不满也行。看说你的表现啦!”

   失望,完全失望了!大学毕业反而丢掉了饭碗,她后悔了……

   从此,她每天都带着无精打采的心情,与爸爸下田劳动。晚饭后,她就早早地躲进了被窝。

   乡村的夜晚,是枯燥无味的。特别是地处于远离城市的陕北偏僻山沟,更显得阴沉可怕。过惯了四年大学生丰富多彩生活的刘静,一下子重返回到这样的环境中生活,真是度日如年啊!想起来,心里总有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  在这难熬的日子里,她差不多夜夜都梦到,与吴星在那交通亭前的别情。是的!她爱吴星,爱得是深的。说实在,她的心,已被吴星带走。此时此刻,她是多么盼望着重逢的日子呢!

   一个夜晚,她做了一个美梦,梦见吴星西装革履风度翩翩,从广东来到陕北山沟找她,他们俩一起来到西安阿里山歌舞厅,她依偎着他,随着抒情的舞曲,一边起舞,一边谈着那离别的忧情……

   再过两个月,一年一度的春节又要来了!

   这天中午,李大军穿着一套黑色的绸缎衣服,头上戴着一顶白色大礼帽,右手撑着一支灰油油的手杖,脚上穿着一双擦得发光的皮鞋,与一位随从,活像海南岛的“南霸天”,皮笑肉不笑的来到刘家,找到了刘母,胸有成竹地说:“四年了,欠债也该归还了!”

   “能不能再推迟一年呢?”刘母双手合一,一边拜一边求情。

   “不行!”李老板口气强硬地说。

   “目前,地里庄稼连年失收,家里生活困难,今年的红枣又销不出去!再过几天,我们连玉米都吃不上了。”刘母含着眼泪说。

   李大军看到刘母怨气连天,他就走到厨房里,用手杖远远的挑起大小锅盖看了看,发现刘家的大锅已生了锈,空洞洞的,只有小土锅里,煮着几个不成熟的玉米。这时,他环视了一下刘家这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子,傲慢地说,“你们常常骂我,钻改革开放空子,贩毒发横财。如果我不贩毒,就像你们一样,穷光蛋!如今,有钱就有一切”想到此,于是,进一步威胁说:“超期不还清欠债,按10%月息计算。”

   10%月息,一个月就是三千多元,怎能负担得起呢?刘母苦苦的哀求说:“这样高的利息,简直是要我们的命。咱家更负担不起呢!”

   “既不归还欠债,又不想负担高利息,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!”李大军说完,用那一双鼠眼瞟了一下刘静的房间。

   刘母看到李大军瞟了刘静的房间,心里明白了半截。原来,李大军今天到来,醉翁之意不在于酒。他今日登门逼债,是想在春节前,娶刘静过门当媳妇。此时,刘母没有别条路可走了,只好忍住巨大的痛苦,勉强装出笑容地说:“既然,李老板这样看重我女儿,那你就择个日子吧!”

    李大军见到刘母答应了,并叫“择日”,心里暗暗高兴起来,他笑咪咪地说:“咱们成了亲家,这笔帐就免了吧!”说着,他交代了一些事情,就分手了。

   半个月过去了,李大军叫媒人往刘家送来了成亲择日的日子,定于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。

   刘母收到了成亲择日的日子后,心里又害怕又紧张。这天晚上,全家五口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,刘静仍然像往日一样默默地低头吃。这时,坐在刘静对面的母亲开口了。

   “今天,李老板派媒人送来了择日成亲的红贴,定于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…”刚说到这里,刘静就打断了她的话:“妈,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工作,不想结婚。”

   “妈也不想你嫁给他。可是,人家逼债如逼命,怎么办呢?。”

   “我是大学生,是四年的本科生,你懂吗?”

   “什么叫本科生,妈不懂,女人命苦啊!”

   “妈,我已经有了对象,在学校就订下了终身。”

   “静静,那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的女儿呢!说心里话,妈也不愿意,你嫁到李家呢!啊,不嫁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在刘静苦苦的哀求下,刘母不说话了……刘静一气之下,丢下饭碗就往房间奔去了。她连鞋也不脱掉,躺倒在床上,抱起棉被就“呜呜”地痛哭起来。这时,她的父亲刘道正,来到她的床边坐下来,安慰地说:“静静,爸爸理解你的心情,嫁给李家的事,都是李老板上门强迫的。如果你真想着南方那位朋友的话,再与你妈说说,然后,找你那位南方的朋友去,好吗?不要哭了!你哭起来,爸爸也好难受呢!”

   刘静听爸爸这么一说 ,哭声渐渐地停下来。可是,她回想起这几个月来,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,爱情又不断在折磨,想起来,活在世上又有何意义呢!

(五)

   吴星大学毕业后,回到《天涯小报》社当了一名新闻记者、主任。

一次,他从广州江南机械厂采访归来,当骑着自行车回到东风五路十字路口时,被一位横过马路的青年骑的自行车撞倒,头、手、脚都受伤流血不止。这时,一位路过马路的姑娘,见到他倒在地上不能动弹,马上背起他送到附近的天涯医院治疗,并替他办理了住院治疗手续,并为他付了三千元住院抵押金。当她与吴星告别时,吴星顺便问了她的工作单位、名字。她微笑地回答:“太平洋有限公司!”说完,就告辞了。

   一个月后,吴星一出院,就来到太平洋有限公司采访,一方面,想再次感谢这位见难相助的小姐,一方面,将她代付的住院押金送还给她。

   人常言,不巧不成书。当吴星一跨入公司总经理接待室时,一位年轻漂亮的公关小姐迎上来。那不是她吗?他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那位姑娘的形象来。

   “小姐,你记得我吗?”

   “啊!你不是吴记者、吴主任呀!”

   “是的,是的,多亏你那天救了我!”

   “那是应该的!一件小事,别提它了!”

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“江莉!”

    这天晚上,为了感谢江莉小姐的恩情,按照广东人的生活习惯,特请她一起来到花园酒店吃饭。从那天晚上起,他们经常相约喝早茶、吃夜宵、歌舞厅跳舞,渐渐地建立了感情,不久,他们落入了情网。

   初冬,珠江的夜景格外迷人。江中,一艘艘汽艇满载着游客,“呜—呜…”地东西往返,江畔的大榕树下,一对对情侣,手拉着手,一边散步一边交谈,五光十色的灯光,把江畔打扮得秀丽多彩。

   晚上十点左右,他们从舞厅出来后,就来到珠江广场江边,靠在江堤栏杆上观看珠江夜景。此时,不知道是江莉触景生情还是什么?突然间,她转过身来双手抱住吴星的脖子深情地说:“星,我爱你!”

   接着,吴星也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亲吻的不停,那感情好像快变成了一个人似的。夜深了,珠江南岸吹来一阵阵东南风,凉快极了。这时,沸腾的珠江渐渐安静下来,他们好不容易地从爱情的漩涡中摆脱出来。临走时,吴星人生第二次从左手指上,摘下自己刚买不久的金戒指,戴到江莉的左手指上,订下了终身。

(六)

   春节前夕,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。这天早晨五点左右,从西安开往广州的直达列车,徐徐到达广州火车站。五号车厢里走出一位脸黄肌瘦、留下一副长辨子的姑娘,她就是刘静。她为了逃避李家的逼婚,在“择日”到来的前夕南下,寻找自己日日夜夜想念的恋人。

   她背起在大学使用过的行李包,随着人群走出了火车站。若大的火车站人山人海,又加上人生地不熟,心里不免有点害怕。她根据吴星在大学时留给她的地址,登上550路公共汽车,来到了黄埔中路《天涯小报》社值班室,热情好客的值班员请她坐下,为她冲上一杯绿茶。然后,打电话到报社五楼吴星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“吴主任吗?一位名叫刘静的小姐在值班室等您。据她说,是西大的朋友。”值班员详细地向吴星说。

   “刘静?”吴星一听到刘静俩字,脑袋里一下子呆了片刻。紧接着说:“好!好!我马上下楼去!”

   不一会儿,吴星勿勿地从五楼走下来,当看到面前这位满脸憔悴的刘静,与大学时代那丰满而白皙皙的刘静相比,真是不敢辨认。他们互相注视了一会,心中的甜、酸、苦、辣的泪水充满了眼眶,他们没有称呼,只是眼泪促使他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大学毕业后,他知道刘静离去后,是逃不出李老板的魔爪的。吴星考虑到自己的年龄已大,所以,才横下心与太平洋有限公司江莉小姐订婚。如今,刘静突然间的出现,使他心里一下子,不知道如何是好呢!

   吴星将刘静带到报社招待所住下来。然后,请她到白云宾馆酒店,为她的长途跋涉劳累,招待了一顿美餐洗尘。在席上,刘静止不住心中的痛苦,将分别后的遭遇,一一向吴星倾诉。

   听了她的诉说,吴星为她的目前处境而感到难过。面对眼前这位脸色憔悴不堪,眼睛里含着无限哀愁的陕北恋人,他的心既同情又十分烦乱。

   今夜,吴星失眠了。脑海里总是浮现着两个人的形象,一个是刘静,一个是江莉。说实在,至今,他对刘静的人品是深深眷恋的。因为,他珍惜他们俩人在

    大学期间所建立起的真诚感情,他同情她的遭遇,他佩服她的决心,千里迢迢来到羊城相会。可是,江莉究竟是在自己危难之时,救过自己生命的人。同时,她又是南方人,工作、生活都有共同志向,他也舍不得……啊!心,越想越乱!天渐渐亮了,他只好做出这样的选择,送给刘静三万多元还债,让她在陕北老家,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。

   早晨,广州的街道显得相当热闹。这座上千年的南国之城,在全国率先推行改革开放的特殊政策,给羊城带来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,人们的生活节奏、观念,都显得非常紧张、灵活、生气。为了让刘静心情舒畅地看看南国这一片新貌,进一步了解祖国南大门的经济建设情况,他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。

   他们一起来到越秀公园,他首先带刘静登上越秀山五角大楼,俯瞰羊城全貌。多美的羊城啊!一栋栋顶天立地的高楼大厦,犹如一个个威武的哨兵,守卫着祖国的南大门;一座座宏大的立体天桥,像天上耀目的彩虹,飘在天空中;“的士”像一条长长的长龙,上天又入地;在崛起的大厦工地上,高大的吊车正吊着水泥、钢筋徐徐上升,真是壮观极了。一望无边的羊城,车来人往,熙熙攘攘,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。

   从五角大楼下山后,他们俩在公园里转了一圈,她看到公园里的树叶、花朵长得茂盛不凋,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。这是从不见过的繁荣景象。冬天的羊城,仍然笼罩着春天般的气息。然而,这时的北方陕北,却仍然是冰天雪地,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他们来到了南方最大的游乐园—东方游乐园,这是一座现代化多功能的游乐中心。她看到一对对年轻夫妻带着孩子,高高兴兴地坐火车、上飞机、登飞船,心里赞叹不止。

   他们还兴致勃勃地游览了东山公园九曲桥、珠江桥、海珠桥,还到广州文化公园,观看各类文化演出、展览……

   第二天,吴星带她来到,有名的东方宾馆游览,这座具有东方民族特色的建筑群,一下子就把她的注意力,深深的吸引住了。进入宾馆,内面筑起的一座座假山、树木,水池中放养着各种自由奔跑的金鱼,环境十分文雅幽静,犹如一座美丽的公园。

   然后,他们又来到坐落于珠江河畔的南方大厦,这座以优质服务、品种齐全而闻名于全国的商业大厦,她早就想来逛一逛了。当她看中了一套连衣裙的式样时,热心的服务员为她精心选来五件,让她挑选。热情诚恳的服务态度打动了她,南方大厦果然是名不虚传。这时,吴星掏出钱来,为她买了一件有梅花的价值达200多元的连衣裙。

   在广州的几天日子里,他们进了公园、逛了大厦、看了电影、入了舞厅,总之,几天的羊城生活,时刻都充满着快乐之情。

   这是刘静到达广州第五天了。傍晚,他们再次来到环境优雅的花园酒店二楼吃饭,特选择在角落一处的座位,一边吃饭一边交谈。吴星为她要来,她平时最爱吃的北方凉菜,还有广东的甜酸大鲤鱼与海南的白切鸡、湛江的对虾等。席间,他看到刘静吃得津津有味,很开心的样子,不禁使他陷入深深的烦恼之中。刘静这一片真心实意对待自己婚恋的情感,此刻,要是一下子提出分手,她在感情上能顶得住吗?

   这时,刘静发现吴星老是呆呆地看着自己,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“吃啊!快吃啊!”

   “刘静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你能回答我吗?”

   “可以,只要我知道的!”

   “古时候,梁山伯与祝英台,他们同窗三年,建立下了深厚的感情,并订立了终身。后来,英台回家改嫁给了马文才,梁山伯知道后,气急吐血身亡。如果倒过来说,梁山伯回家后,与另外一位女人订下了终身,英台知道后也会如何呢?”

   “当然,也会吐血身亡呢!”

   刘静不知道是吴星的试探,一下子就答了出来。可是,她又冷静想而想,吴星为何突然对我提出这样的问题?她便问吴星。

   “吴星,你为何提出这个问题呢?”

   “不!我不过顺便说说!”

   “不!你说,你快说!你不说我不吃饭!”

   吴星看看不讲不行了!于是,他就把回广州后,与江莉订婚的经过说了。

   刘静听后,她那眼泪又流了出来,显得相当的痛苦。吴星赶紧安慰说:“我送给你三万块钱,回家还清债务……”说着,他打开采访袋,拿出已用信封装好的三万块钱,塞到刘静的手中。

   听到这里,刘静突然站立起来,气愤地打断吴星的话责问:“难道我千里迢迢而来,就是为了这三万块钱吗?”说着,她将那三万块钱抛掉在地上,痛苦地往楼下奔去……

   当吴星收拾好散落在地上的钱,与老板结完帐,走出花园酒店时,刘静已经无影无踪,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吴星十分焦急地在花园宾馆转了一圈,也寻找不到刘静,立即租了一辆“的士”赶回到报社招待所。可是,她的房间空无一人,看到行李还在,他又急急地坐上“的士”赶往越秀公园、东方宾馆、东山公园等地方寻找都找不到。已是深夜两点钟了,吴星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,失望地返回宿舍……

   刘静走出花园酒店后,她拦住了一辆“的士”,一直开往海珠广场。

   深夜的海珠广场,四周静悄悄,唯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,仍然在广场前面走动着。刘静来到珠江边,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默默地向珠江桥走去。此时,她怨恨自己的命,为什么这样苦?在家时,李老板逼婚,大学毕业丢掉饭碗,如今,竟连自己的最信赖的人,也抛弃了自己……往事历历在目。啊!此刻,她觉得这个世界上,没有自己的安身之地,她第二次流露出死的念头,只有一死,才是自己最好的归宿。她来到桥中的路灯底下,从三角袋里拿出笔与纸,含着悲伤的眼泪写着:

   吴星,我怀着一线的希望,千里迢迢地来到你的身边,找到了你,满以为是找到了一位女人安全依靠的生活港湾。可是,痛苦的打击,希望的破灭,使我泪水涟涟,痛苦万分。痛苦,已经远远地超过我感情上的承受负荷。作为一位不幸的女人,失去了安全港湾,就预示着失去一切。我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太苦太累了,只有大海,才是我的唯一可靠的归宿。永别了!吴星!我死后,如有机会的话,请转告我的父母,说女儿不孝不争气,没有很好的照顾他们老人家。等到九泉之下相会时,再补上我做女儿的一片孝敬之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夜  于珠江桥上

   这时,面对着就将要离去的时刻,她的泪水一滴紧接一滴地流滴到信纸上,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。她慢慢的将写好的遗言信纸,放进三角袋子里。然后,她来到珠江桥中间,将三角袋放在旁边,闭上眼睛就投下珠江去了……

   第二天清早,吴星支撑着疲倦的身体回到报社。刚跨入采访部主任办公室门口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,他三步并作二步走过去。

   “你是《天涯小报》采访部吗?”

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“请叫吴星主任听电话!”

   “我就是!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“你的女朋友昨晚投江自杀,被群众及时救起,现在珠江人民医院抢救。请您马上来!”

   “好!好!我马上就去!”

   这意外的消息,简直使吴星震呆了。他拿出手帕擦了擦,脸颊上突然间冒出来的冷汗,他一边擦汗一边走下楼,往珠江人民医院奔去。

   他一下车,就直奔医院急诊部。病床旁,有几位穿着白褂衣的大夫正在埋头抢救病人。

   他悄悄地走近门口,靠近一望,看见刘静正在紧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叫“吴星”的名字。听着这一声声凄惨的叫声,望着这场面,吴星的悲伤眼泪流的不停。

   烦乱、忧愁、痛苦、后悔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啊!爱情,使人春风得意;爱情,又使人悲痛欲绝。人生的追求,不就是想获得,爱情自由与生活幸福的人生权利吗?可是,这种追求,却冲不出“特色”社会下的李老板高利贷逼债迫婚,与千百年贫困愚昧生活的层层包围圈。

   痛苦,折磨着年轻一代人的心灵……

   一个星期过去了,刘静病愈出院了。

   这是一个冬天里十分温暖的日子。早晨,太阳渐渐从珠江东方升起。刘静和吴星手里拿着简单的行李,一起迎着初升的朝阳,走出医院大门,漫步于珠江河畔。

   尽管是冬天,但对一位重获新生的人来说,她感到格外的温暖美好。这时,江中吹来一阵阵轻轻的风,吹佛着她那秀美的头发。是的,再过几天,她就要和吴星结婚了。与吴星共同在羊城欢度春节,也是度过自己的蜜月。想起来,她心里既紧张又兴奋。

   是的,为了及早医治好刘静心灵上的创伤,为了使她幸福地活下去,吴星在医院照顾刘静时答应了她,出院后就办理结婚手续。这时。面对着喧闹的珠江,吴星的心却显得有点烦乱。他看着刘静安静地走在江畔上,脱离了“死神”的纠缠,心中确有说不出的高兴。可是,几天后,他就要和刘静结婚了,江莉知道后,她又如何承受心灵上的打击呢?

   “刘静,珠江美吗?”

   “美,比我心中所想象的还要美!”

   “过几天,咱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后,你就变成了一位名正言顺的珠江人了!”

   “是的,我要争取做一位优秀的珠江人!”

   说完,刘静含情脉脉地瞟了吴星一眼。

   吴星把刘静领回家。这时,妈妈吴氏迎面走过来,脸上带着无限微笑地说:“回来啦!请坐!请坐!”然后,为刘静冲上一杯热烘烘的茶。

   吴妈在报社资料室工作。去年,她已退休在家。吴星十岁时,她就失去了丈夫,历尽千辛万苦,每月依靠自己的几十块钱工资收入,将吴星哥妹俩拉大。当吴星把刘静住院的情况告诉给她时,她很快地掏出几百块钱交给吴星,叫他到医院好好地照顾刘静。她好像已看到,刘静这孩子的命运,与自己的命运一样,同是苦命的人。因此,她也发出怜惜之情。

   吴母的热情、真诚的态度,使刘静一踏入吴家之门,就感觉到一种温暖之情,使她增强了进一步活下去的信心。当吴星把她拉到母亲的面前时,首次跨入吴家之门的姑娘,心中不免有点紧张与害羞。当她第一次喊出:“妈妈”时,脸涨得犹如一个西红柿。此刻,她右手将身后长长的辫子,拉到面前双手捆模着,并低着头,羞答答地站立在那里。

   吴母笑眯眯地看着这位来自祖国陕北的姑娘,她身材苗条丰满,长着一双圆圆发亮的眼睛,说着一口流利的陕北普通话。不知道是听惯了广东话的原故吧,吴母看着这位陕北姑娘,心里倒觉得相当的可爱。

   从此,刘静就在吴家住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

   

评论列表(共条)我也评一下
我也要评一下

关于晚霞网| 服务条款| 广告服务| 商务合作| 客服中心| 我要纠错| 网站导航| 版权所有| 晚霞招聘| 友情链接| 分站合作

Copyright©2009-2013 wanxia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9103764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54486号 电信业务审批[2010]字第13号函

晚霞俱乐部——致力打造全国最大的中老年娱乐交友平台。QQ:1513933099(商务)/1679462285 (客服)

免责声明:本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晚霞网无关!不得发布非法、虚假、骚扰性、侮辱性、恐吓性、伤害性、破坏性、挑衅性、淫秽色情性等内容。